到法国几年中,回温了从艺术的起源到目前的现代艺术,实是贯穿了西方千年的艺术史,觉得体内双重的文化背景有如使用“筷子”和“刀叉”般的本能和自然。或许是远离了自己的国家方更了解本国的“风土,人文”。在法所做的一切更是以中国的文化为背景,从迷失到目前所觉得“出--入”的自由,已超出了相隔万里的地理距离。从地中海的阳光到非洲的荒漠,在不停的流行中清晰并放纵了自己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绘画已成为我的身体语言

 

 

 

2006 .Gefeng

Images of art on this website may not
be reproduced without the prior permission of Gefeng
e-mail: gfengart@hotmail.com